中国代表团平昌留下遗憾 协会改革红利待四年后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3-06 22:04

中国代表团平昌留下遗憾 协会改革红利待四年后

2018-02-25 16:41来源:搜狐综合体育短道速滑/短道/滑雪

原标题:中国代表团平昌留下遗憾 协会改革红利待四年后

(文章来源:澎湃新闻)对于中国代表团而言,平昌比预想得更“冷”。

这一届冬奥会,中国代表团收获了1金6银2铜的成绩。自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取得冬奥金牌零的突破以来, 这是金牌数量最少的一届。

尽管武大靖所获得的这一枚金牌意义非凡,是中国男子选手在短道速滑这个项目金牌零的突破。

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高志丹也在媒体座谈会上说,虽然金牌数有一点遗憾,但总体来说,运动队基本实现了赛前确定的目标,遗憾也说明了差距的存在。

相比过往,本届的遗憾,原因其实是多维度,并不能简单归咎于裁判的判罚尺度或者运气不佳。优势项目出现实力滑坡,国际竞争格局变得更加复杂,是决定因素。而体育外交乏力,以及冬运中心过去四年的“动荡”,也带来了或多或少的影响。

  2018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决赛,中国队摘银。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

优势项目未能扛起夺金大旗

历届冬奥会,中国代表团的优势项目主要集中在短道速滑、花样滑冰(双人滑)、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和速度滑冰这几个项目之中。平昌冬奥会亦然。

短道速滑是中国代表团的夺金大户。

过去四届冬奥会,除了2006年的都灵,短道速滑至少可以贡献2枚金牌。在平昌,短道速滑仅收获1金2银。

裁判的判罚尺度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队的成绩。但这样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。王濛退役之后,中国女队并未完成新老交替。

这个赛季女队举步维艰,世界杯分站赛仅获得过一次女子3000米接力的金牌。周洋、范可新状态大不如前,臧一泽因伤赛季报销,曲春雨、韩雨桐等年轻人表现起起伏伏。李靳宇能为中国女队获得一枚银牌已经算意外之喜。

过去四年的备战,中国短道队一直以男队为重点。

在高手如云的竞争中,中国男队能够获得一金一银,算得上虎口拔牙。男队竞争尤为激烈,韩国队实力超群,加拿大、匈牙利、荷兰等队虎视眈眈。

从自身来说,如今的中国短道队年轻选手中缺乏天赋过人者,无法完成抢班夺权;国际环境,欧美更加重视这个项目,中韩之争的格局正在被颠覆。

双人滑,隋文静/韩聪斩获了一枚银牌,与预期稍有落差。这毕竟是他们第一届冬奥会,输给经验丰富的德国组合手下并不算特别意外。

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,中国队在男女这个项目上均获得了银牌,距离金牌咫尺之遥。这个项目偶然性极大。中国代表团每一届都有希望夺金,大多时候收获的都是差之毫厘的遗憾。

在张虹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之后,速度滑冰的发展并未迎来井喷期,高亭宇在男子项目上的铜牌算是唯一的亮点。

中国代表团唯一的一大惊喜来自单板滑雪U型场地,刘佳宇获得了一枚银牌。这也是中国代表团在雪上项目上取得的重大突破。

总体来说,短道速滑整体实力打了折扣,直接影响了金牌数量。雪上项目,中国代表团有突破,也有遗憾。

  贾宗洋(左)以极微弱的劣势无缘最高领奖台。

单项组织中缺乏话语权

在中国代表团所获得的六枚银牌中,至少有两块距离金牌非常之近。这两块银牌均来自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。

张鑫和贾宗洋都是以极微弱的劣势无缘最高领奖台。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恰恰又是打分项目。尤其是贾宗洋,他只差0.1的裁判分便可以得偿夙愿。

当完成最后一跳时,兴奋之情写在他的脸上,而乌克兰选手则是一脸懊恼。

这个细节似乎昭示金牌已经成为中国代表团囊中之物。结果却与他们的预判大相径庭。

短道速滑,中国队也遭遇了严苛的判罚。

在屡遭判罚之后,中国队向国际滑联提出了申诉。申诉竟以超过时限被驳回,令舆论哗然。不遭遇这些判罚,中国短道队在金牌数量上未必能更进一步,而中国短道队未受到裁判的任何“照顾”也是事实。

这折射出一个尴尬的现实: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缺乏话语权。

现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于再清也承认这一点,指出中国在国际单项协会组织中欠缺话语权。

短道速滑,中国历来是强国,但中国官员在国际滑联核心层却没有一席之地。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同样存在这种情况。

“体育外交”乏力,导致中国官员无法深入到国际组织中,去制定章程、修改章程,以及了解规则。因为未吃透规则尺度,导致中国短道队在比赛中屡屡陷入被动。

冬季项目的国际组织大多由欧美人把持,国内的官员如何攻克这个堡垒,跻身核心决策层是一大难题。这一定程度上也将决定着中国代表团在北京冬奥会上的成败。

  申雪在冬奥会上。

冬运中心“动荡”所带来的阵痛

除了队伍本身的困境以及“体育外交”乏力,还有一个深层次的背景也影响到了这一届冬奥会的备战。

整个平昌冬奥周期,冬运中心经历了太多不平凡。这个冬奥周期之初,冬季项目仍由时任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分管。肖天曾长期在冬运中心任职,他的落马给这个周期的备战带来了直接影响。

肖天落马之后,高志丹以局长助理身份的接管冬运中心。2016年,他升任体育总局副局长。到了2017年年初,高志丹正式兼任冬运中心主任。鉴于北京冬奥会的筹备工作已经全面展开,体育总局的这一任命似乎并不难理解。

到了2017年年底,体育总局宣布了新的任命,高志丹不再兼任冬运中心主任一职。原体育总局办公厅主任倪会忠(正司级)担任冬运中心主任、党委书记;原体育总局信息中心主任丁东(正司级),担任冬运中心副主任;原体育总局水上运动中心主任孙远富(正司级),担任冬运中心副主任。之前的两位副主任刘成亮和王志利则被调离。

冬运中心成为唯一配备三位正司级领导的中心,这体现了体育总局对于冬季项目的重视。但在平昌冬奥会即将举行之际,大规模调整分管领导,是否影响中国代表团的冬奥会备战工作?

根据惯例,一届中心领导至少会在一个奥运周期内保持稳定。冬运中心在这个奥运周期频繁更换领导并不常见。

与此同时,各行业协会的改革如火如荼。李琰成为中国滑冰协会的主席,申雪则成为花样滑冰协会主席。

改革是大势所趋。不过,由于改革主要集中在2017年,各个协会刚刚完成竞选,具体工作尚未全面展开。李琰虽然是中国滑冰协会的主席,但她核心工作仍然是担任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主教练,完成冬奥会备战和比赛任务。其他协会也面临同样类似的情况。

行业协会改革,将会推动各项目的发展。不过,平昌冬奥会,中国代表团尚无法吃到行业协会改革的“红利”。

过去四年,冬运中心也好,行业协会也罢,经历了太多的变革。变革难免产生阵痛,这或多或少也影响了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上的成绩。但一系列的改革也将让四年后的北京更令人期待。

(原标题:深度│中国代表团在平昌留下遗憾,协会改革红利留待四年后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